《合肥日报》 《合肥晚报》 电视直播 便民服务 测试平台
当前位置: 合肥在线 > 文学 > 正文

产业集群与总部经济发展

在手机上阅读:
合肥在线整理 
合肥在线核心提示:产业集群是产业内部和相关产业的企业以及相关社会机构,由于自然、历史、制度等原因,为了达到资源共享,降低风险,从而降低成本,提高收益,在某一个地 ……

一、产业集群总部经济的关系 1、产业集群简述。产业集群是产业内部和相关产业的企业以及相关社会机构,由于自然、历史、制度等原因,为了达到资源共享,降低风险,从而降低成本,提高收益,在某一个地理空间上,集中于一地区,并结成相互关联、相互合作、相互竞争的网络结构的一种现象。产业集群不同于一般的企业集聚,它具有以下特征:(1)地理集聚特征。某一特定产业的大量企业及与之相关的支撑机构在某一地域集聚成群,构成相对完整的产业链。(2)柔互惠共生性。单个企业越来越难以依靠自身生产所有有关知识和拥有各种相关资源,去完成知识的经济化过程。为了减小风险、缩短进入市场的时间,创新集群中的每个企业都只能从事创新增值链条上的某一环节性工作,实现专业化分工。(3)竞争协同性。既专业化分工又相互协作是创新集群的一种主要创新方式。竞争使得企业群落中的企业个体始终保持足够的动力以及高度的警觉和灵敏性,并依靠协作伙伴关系在竞争中发展壮大。(4)根植性。集群合作创新有很强的产业关联性(产业根植性)、共同的创新文化(文化根植性)、地理位置的接近性(地理根植性),这是创新集群竞争优势的关键

围绕总部集群和关联企业的政策,集群创导有两种基本思路。一是自下而上的方法,针对市场自发形成的集群,政策的关注点是如何发挥市场机制的动力、消除市场失效,政府的角色是总部集群的推进者和仲裁人;另一种是自上而下的方法,即政府为产业和研究机构的对话设定未来发展的重点框架,确定参与对话的各方并开始对话过程。在设定国家优先序、启动总部集群内外的对话后,主要按照市场引导的过程进行,不需要更多的政府介入。实践证明,集群创导和总部集群政策很重要的功能就是消除区域创新系统中的失效问题。 虽然总部集群大都是在市场机制的作用下自发形成的,但是,在引导总部集群合理有序发展,创造一个有利于创新的良好外部环境以及防止总部集群退化甚至走向衰退等方面,政府政策的作用都是十分重要的。当然,无论是中央政府还是各级地方政府,对总部集群的这种“干预”必须建立在市场经济体制的基础之上,而不能取市场机制而代之,这样只能会起到相反的效果。政府在集群创导方面,既可以发挥传统的功能作用,如基础设施提供、土地利用规划等,也可增加一些新颖的内容。关键是针对集群发展的不同阶段,实施不同的治理重点。政府在集群创导方面的作用,集中体现在生产要素资源配置(包括资金供给、本地劳动市场形成、企业家的培育等);区域营销;活跃私营经济,促进公营、私营企业合作发展;优化区域产业组织形式(发展行业协会、降低企业进入退出集群壁垒等);营造区域创新环境等。 2、将总部集群与区域创新体系建设紧密结合起来。按照创新体系理论,创新过程实质上是各种组织相互作用的过程,单个企业或机构作为政策作用的对象,以实现区域内整体创新能力的提高。提高区域整体创新能力的关键在于促进各种组织建立长期合作关系。总部集群正成为提升区域创新能力的有效途径。但是,总部集群并不意味着区域持续创新活动和竞争优势的长期保持。区域创新网络形成良性的创新循环状态,有赖于其内部运作机制的有效运转。区域创新体系的内部机制主要有四个:交互式学习、知识创造和分享、邻近性和社会嵌入性。区域创新体系中的创新要素正是通过系统的内部机制,相互结合、相互作用,产生了某种输出意义上的改变(新产品、新技术的产生等),进而影响了区域创新系统的发展,提高了区域创新系统的效率。区域创新体系作为一个经济区城内与技术创新的产生、扩散和应用直接相关,并具有内在相互关系的创新主体、组织和机构的复合系统。其获得成功的前提是基于本地的创新网络,即建立在企业间以及企业与科研机构间长期的合作的基础之上的。区域创新体系的有效运行会加速形成总部集群和空间集聚、产生集聚经济性。总部集群作为一个创造、扩散和应用知识的体系,从本质上讲就是一个区域性创新体系,是区域创新体系的重要模式。因此,要将总部集群建立与发展和区域创新体系的建设结合起来,营建创新创业环境,形成活跃的创新创业局面。 3、培育促进总部集群的区域社会文化环境,提高总部经济的文化竞争力。按照美国人类学家林顿(Linton)的论述:社会文化是“某特定社会成员共享并相互传递的知识、态度、习惯行为模式等的总和”。区域的社会文化环境主要包括区域内居民的风俗习惯、动力的文化水平、心理素质、主流的价值观念、社会风气以及社会关系网络等内容。它直接影响着人们是否有追求创新的热情,人与人之间能否建立起相互信任、相互合作的关系。具体包括:(1)行为主体的创新精神。它包括人们对创新的接纳、认可程度,敢于冒险的热情和勇气等,是人们创新的原动力。(2)彼此信任的协作关系。彼此信任的协作关系是集群创新的关键。(3)开放的思想交流氛围。平等、自由、宽松的工作环境和开放的信息交流环境有利于新思想、新技术在区域内的传播、学习。相互信任和开放的心态,使得人们之间交流和互动频繁,加快了新思想、信息和创新扩散的速度。 总部文化是一种经济文化、区域文化,这种区域文化与当地的经济发展紧密相连。总部文化来自于总部经济,是在总部基地的环境中诞生的。总部基地实际上是一个经济区域,而一个经济区域的发展离不开区域文化的支撑。总部集群形成和发展的根本动力在于区域创新网络的构建,而区域创新网络的核心是营造一种有利于区域行为主体(企业、大学、政府机构)相互之间进行交流与协作的良好的区域产业文化。这种区域产业文化维持总部集群的运行,并使其在面对外来竞争者时拥有独特的竞争优势。集群具有根植性,集群的形成与发展是建立在该区域的制度文化基础上的。对于那些还没有形成地方优势的总部集群的区域,重要的是培育区域内的企业家和有利于创新的制度文化氛围;对于已经形成地方优势的总部集群区域,也要重视制度文化的创新,以发挥总部集群的竞争优势。营造总部经济文化氛围,有利于总部经济发展和城市区域形象提升,从而提高总部经济的文化竞争力。 4、开展集群营销,创建总部集群区域品牌。区域品牌可以从以下两方面提高总部集群的竞争力:一方面,可以提升集群的整体形象。建立区域品牌相当于为区域内的企业建立了一个区域形象平台,随着区域品牌的发展,区域内的产品和服务的品牌形象价值也可以得到相应的提升,使区域内的所有企业都从中受益,起到传播信息、创造市场需求、树立消费者信心以及排斥竞争对手的作用。另一方面,能够获得持续的品牌效应。区域品牌是众多企业品牌精华的浓缩和提炼,与单个企业单个产品的品牌效应相比,一个地区的品牌效应更形象、更直接,影响力更大,具有更小的风险系数,更高的价值,更广泛、持续的品牌效应。 区域品牌作为总部集群的重要无形资产,在总部集群发展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作为总部集群发展主体的企业与总部集群推动力量的地方政府应在明晰区域品牌效应的基础上,积极探索区域品牌管理的思路与对策,以便更有效地发挥区域品牌在总部集群可持续发展中的积极效应。区位品牌是消费者对一个集群全部产品的整体印象和评价,因此区位品牌的培育需要集群内所有企业的共同努力,发挥协同效应。总部集群内的各成员要齐心协力实施集群营销,实现营销方式的创新。在培育区位品牌的过程中,必须充分发挥企业、行业协会和各级政府的共同力量。总部集群中的各个企业是培育区位品牌的主体,企业的品牌形象直接决定了市场和消费者对区位品牌的印象和评价。各种行业协会则是区位品牌形成的经营与管理者。行业协会等中介机构应该配合政府,以专业化功能接受政府授权,通过一系列有计划的经营管理活动,推销区域产品,推广区位品牌,切实维护集群的整体利益,在区位品牌的培育和维护中发挥主导性作用。各级政府在区位品牌的培育和维护中则要扮演“引导者”和“护航者”角色。 5、建立有效的总部集群“竞合”机制。“竞争”与“合作”是人类经济活动的两个同等重要和普遍的方面,没有好坏与主次之分,都是推动人类社会经济和其他方面进步的动力。随着集群的不断发展,集群内的企业除了横向竞争外,也会注重纵向方面的合作,加强彼此之间的联系,形成“大河有水小河满”的多赢合作模式。集群是一种竞争与合作的组合。目前我国许多省市纷纷实施“总部集群的做大做强”战略,试图以大规模吸引更多的高“禀赋”的企业,来增强集群效应。然而在实际运作中,很多只是停留在地理上的扎堆状态,在产业价值链上相关企业没有组织成有序的系统,有的只是无序的竞争。企业总部之间也没有建立正式或非正式的合作(交易)关系,企业总部也没有通过共享专用信息和在技术、市场营销、培训、设计等项目上进行合作而获得外部经济,因而不具有较强的“集体效率(collective efficiency)”,无法发挥相应的集群效应。为防止盲目扩大集群规模,保证集群的有效性,建立起有效的“竞合”机制是非常必要的。因为集群效应主要体现在集群企业间既竞争又协作的关系的均衡上,只有通过“竞合”机制的淘汰功效的发挥,自然地控制集群的有效规模,才能保证总部集群动态持续发展的活力。 6、推进总部集群融入全球价值链(Global Value China,GVC)。全球价值链(Global Value China,简称GVC)是为实现商品价值而连接生产和销售等过程的全球性跨企业网络组织,涉及到从原料采集和运输、半成品和成品的生产和分销,直至最终消费者的整个过程,包括所有生产者和生产活动的组织及其利润分配,并且通过自动化的业务流程和供应商、合作伙伴以及客户的链接,以支持机构的能力和效率。在全球范围,有“纽约—伦敦—东京”的金融联系,有“硅谷—新竹—珠三角城市(带)”的生产联系,此类联系超越了地域的邻近关系,从非本地联系、全球联系来研究区域集群创新管理问题恰恰是国际学术研究的一大热点。全球价值链为分析发展中国家的产业升级提供了新的方法和视角,这种升级更可以具体化为价值链中的产业集群的升级问题。对一个区域来说,产业的有效升级一般有两条路径:一是沿着产业层次的不断提升,即从传统产业向高新技术产业、从轻工业向重化工业演进,这是众所周知的产业升级路径。二是沿着全球分工体系中的价值链提升,即从低附加值产品向高附加值产品、从低加工度向高加工度、从生产普通零部件到关键的核心部件的基于专业化分工和协作的集群创新升级模式。大量的实证研究表明,由于总部集群能够获得建立在专业化分工基础上的报酬递增、企业间的互动学习和合作创新等优势,从而成为具有高端竞争优势的产业升级模式,进而促进区域区域经济的发展和繁荣。正如波特所指出的,区域经济的增长和竞争优势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促进和发展集群的能力,其核心是集群式创新网络的发展。随着总部集群的成功,集群所依托的产业和产品不断走向世界。由于区域和全球化的联系日益增强,区域创新体系不是封闭的,而是开放的,要与其它地区和全球产业价值体系相融合,使创新要素在跨区域和全球流动。总部集群的发展也必须与全球价值链或全球市场的大背景相结合,只有融入更大区域乃至全球价值链,不断朝着全球价值链的髙附加值环节攀升,总部集群才具有持久的生命力。因此,地方政府在构建区域创新体系时,要积极实施科技开放互动战略,开展跨区域科技合作和跨区域创新体系建设,推进总部集群融入更大区域乃至全球价值链。 参考文献[1]张辉:《产业集群竞争力的内在经济机理》[J],《中国软科学》2003年第1期第70-74页。[3]陈柳钦:《产业集聚与产业竞争力》[J],《南京社会科学》2005年第5期第15-23页。[4]王缉慈:《创新的空间—企业集群与区域发展》[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1年。[5]魏守华等:《产业集群:新型区域经济发展理论》[J],《经济经纬》2002年第2期第18-21页。[6]徐金发等:《基于产业集群视角的总部经济分析》[J],《西北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第1期第1-4,10页[7]赵弘:《总部经济》[M],北京:中国经济出版社,2004年。[8]田新豹等:《区域经济学对总部经济的解释》[J],《甘肃省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6年第3期第15-17,23页。[9]赵弘:《总部经济: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的理性选择》[J],《开放潮》2006年第4期第39-41页。[10]吴宣恭:《关于发展总部经济的几个问题》[J],《福建论坛·人文社会科学版》2005年第10期第4-6页。[11]赵弘:《总部经济:中心城市产业升级的动力引擎》[J],《中国城市经济》2006年第7期。[12]贺灿飞:《总部经济再探》[N],《中华工商时报》2006年6月21日。[13]史忠良、沈红兵《中国总部经济的形成及其发展研究》[J],《中国工业经济》2005年第5期。[14]赖国毅:《产业集群视角下的总部经济——基于成都实践的思考》[J],《四川教育学院学报》2008年第1期第4-6,10页。[15]赵弘:《2005-2006年:中国总部经济发展报告》[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2005年。[16]易孟秋:《总部经济与中心城市发展研究》[D],中国知网,中国优秀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2008年3月7日。[17]许惠:《总部经济理论及发展对策研究》[D],中国知网,中国优秀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2007年6月11日。[18]曹文、陈建成:《总部经济发展的内在机制及经济学分析》[J],《山东经济》2007年第5期第15-20,54页。[19]陈柳钦、杨冬梅:《基于产业集群的区域创新体系构建》[EB/OL], http://www.xslx.com/htm/jjlc/cyjj/2005-05-26-18795.htm。[20]涂山峰,曹休宁:《基于产业集群的区域品牌与区域经济增长》[J],《中国软科学》2005年第12期。[21]陈柳钦:《产业集群的创新、合作竞争和区域品牌效应分析》[J],《湖北经济学院学报》2008年第1期第70-75页。[22]徐惠蓉:《总部经济与城市现代服务业互动》[J],《现代经济探讨》2007年第12期第59-61页。[23]吕文栋、张辉:《全球价值链下的地方产业集群战略研究》[J],《中国软科学》2005年第2期第119-124页。

关键词:发展 产业集群 总部经济

相关内容:
免责声明
我们尊重原创,本网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让更多人获取有价值的内容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知,我们会尽快删除!
网友评论:
合肥新闻
热点推荐